谢福芸写作的四部中国难题的小说,莱溪华宝翁氏亲族旧藏油绘画作品展览即将上博展览

摘要:
《英国名媛旅华四部曲》(《名门》《中国淑女》《崭新中国》《潜龙潭》),谢福芸著,沈迦主编,左如科等译,东方出版社2018年5月第一版,158.00元早在五六年前,看《寻找·苏慧廉》时就注意到“谢福芸”这个名字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设色绢本册页8开 尺寸20178cm说明:翁同龢题签、邓拓旧藏、唐云周怀民观跋

原标题:翁同龢后人捐给上博的梁楷《白描道君像图》等9月首次展出

《英国名媛旅华四部曲》(《名门》《中国淑女》《崭新中国》《潜龙潭》),[英]谢福芸著,沈迦主编,左如科等译,东方出版社2018年5月第一版,158.00元早在五六年前,看《寻找·苏慧廉》时就注意到“谢福芸”这个名字。她是苏慧廉的长女,中文姓氏“谢”来自于她的先生谢立山——英国驻华领事。《寻找·苏慧廉》中大量引用了谢福芸几部作品中的段落,当时这些作品并无中译,因此这些摘自英文版的段落都由作者沈迦译出,在注释中表明了引用的出处。其中,最有趣的细节是,沈迦从谢福芸这些虚构作品的蛛丝马迹中探案般寻找到苏慧廉与常熟翁氏的关系,然后一路追溯,费劲周折联络到翁氏一脉的后人,已经定居美国的大收藏家翁万戈先生。沈迦曾在《寻找·苏慧廉》中这样表述:读过谢福芸几乎所有关于中国的小说,从她个人的经历及所述之事的来龙去脉,我确信她笔下的人物及故事都有真实的背景,只是多以化名出现。就像你受邀参加一场化妆舞会,原本认识的人今天有意戴起了面具。于是,探寻她们真实面目的意愿,在我变得更为强烈了。这是奇妙的探寻。在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下,沈迦凭借谢福芸小说中的段落和照片,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居然把小说中跟谢福芸关系密切、作为主角反复出现的“宫家”和常熟翁氏关联上,并最终得到翁家后人确认。从这个角度来说,谢福芸的小说是可以部分当作史料来看的。如今,谢福芸有关中国题材的四部小说中译本一次全部出齐。通过译者流畅的译笔,还原了谢福芸笔下的那个中国世界。而为这套书题写书名的,正是翁万戈先生。如同一个盛开在文字中的花园,经由园丁的执着和辛劳,居然在现实中盛放了书中的玫瑰。而谢福芸大概也不会想到,一百年后,她描述中国的作品真的变成了中文,在这片崭新而古老的大地上传布。而促成其作品中文版出版的人,来自生养她的第二故乡——温州;她在书中用热情笔墨描摹的中国青年“励诚”的儿子题写了中文书名。我曾经一度疑惑:为什么毕业于剑桥的谢福芸讲述她的中国故事时要用小说的形式?如果用纪实的方式来写作她那些独一无二、无人能企及的中国经历,将会多么精彩。甚至,遥远时空的读者如我们,也不用再去猜测她书中人物的真实身份。她所做的这些宝贵记录,都会成为珍贵的历史档案,作为我们回望中国近代动荡岁月的一个参照。而采用小说的方式写作,会不会有损材料的价值?读完这几本书,我的想法有了改变。正如阅读《寻找·苏慧廉》时一样,对“苏慧廉”这个人物由陌生到模糊到逐渐清晰,直到丰富饱满;读谢福芸这四部小说,对谢福芸其人也有一个这样认识的过程。在这四部书中,“我”贯穿全书,无处不在。在以往的认知中,对人物有了粗线条了解以后,我们总是习惯以贴标签的方式标记人物。对谢福芸来说,在不了解她之前,我们可以为她贴上太多符号化的标签:生在中国,长在英国;汉学家之女,外交家的夫人;六次旅华,写过很多关于中国的作品。但是读完这四部小说,我对谢福芸有了一个更感性的认识:这是一个多么生动、有趣的人!她从来没把中国当作异乡、异国。她与书中描写的各类人物一块呼吸、生长。她从来不以“他者”的目光来观照她笔下的中国世界,而是自觉地融入其中,成为其中的一份子。对于作者,采用小说的形式,似乎更容易抒情达意。就像我们很难用中文对父母说出“我爱你们”,但是转用英语写下“非常爱你们”似乎是很自然的事。跳脱了客观的立场,投入小说的虚拟殿堂,尽管建构殿堂的一砖一瓦都有源可溯,但构建的过程可任由情感的蔓延去指引方向,而不必严格遵循规则和制度。这大概也是小说的魅力所在。谢福芸在书中对“励诚”说:你们中国人和地球上其他地方的人一样,既不是天使,也不是魔鬼,你们是人,在你们身上,有美德,有恶习,有着各种各样的变化。她在书中歌颂人性的美好,也鞭挞人间的丑恶。正因为她对中国有着深切的了解,所以她笔下的中国和中国人都没有被“奇观化”。这是充分了解所带来的熟稔。这种熟稔得有文化打底才能自信茁壮。古巴作家卡彭铁尔曾经在书中描述他在中国旅行的感受:“我看见许多极为有趣的东西。可是我不确定我懂它们。要真正弄懂……就必须懂得那种愉悦,并对世界上最古老的文化之一有一些清晰的概念。”(《帝国之眼:旅行书写与文化互化》)谢福芸对中国人和中国文化的了解显然已经跨越了“观望”和“猎奇”的层面。谢福芸出生在宁波,七岁之前都跟随父母在温州生活,照顾她的保姆就是一个温州老妪。在剑桥读完书后,她返回中国,和剑桥同学一块在北京创办了培华女中——林徽因曾是那里的学生。谢福芸也在中国邂逅了她的先生谢立山——一位探险家,还是一名出色的外交家,被称为英国领事界“对中国内部事务了解最透彻的人”。苏慧廉去世后,谢福芸受牛津大学之邀,编辑整理了父亲的译著《论语英译》,这本书作为“世界经典丛书”之一,长销不衰。在这种背景下成长起来的谢福芸,对中国的感受,显然与来中国走马观花的他者不一样。在《名门》中,谢福芸讲述了她与两个中国家庭交往的故事。而其中的“宫家”,就是大名鼎鼎的常熟翁家。苏慧廉在山西办学时曾与在山西做官的翁同龢侄孙翁斌孙相熟。而《名门》中一再出现的“励诚”,就是翁斌孙的儿子翁之憙。谢福芸曾在翁家短暂借住,因此主要以翁家人物为原型,完成了这本描写中国贵族家庭生活的作品。而到了《中国淑女》,谢福芸的视野不再局限于一城一户,而是投向更广阔的社会空间。在她笔下,有挑夫船工、贩夫走卒,也有大学者胡适、庚款代表团的英国高级官员。她竭力用笔墨还原她眼里的那片大地。“在这里什么都能找到,贫穷、坚忍、不公、心痛、死亡、激烈的思想辩论、老式的礼节以及偶尔新式的突兀。”“我认真研究你们的生活,中国又反过来教给我许多东西。”而《崭新中国》是谢福芸在二战中献给抗战中的中国的一份礼物。在动荡的时局里,她为在逆境中不屈不挠的千百万普通的中国人击节鼓劲。“如果我已经亲见中国在挣扎中辉煌重生,却没能描绘出这幅尚在形成中的画面,我就好像背叛了中国对我的善意,那是不公平的。”在《潜龙潭》里,她的描写打捞回一段被历史淹没的往事:北平“箴宜”女校的创办人和继任者的故事。这段历史鲜有人知。谢福芸和同学也在北平创办过女校,深知办学的艰辛,但也更懂得知识对女性的重要性。书中描写了三位坚强的女性,在这些女性的性格特征中,也投注了谢福芸对女性的期许:独立、仁慈,宽厚、善良,富有奉献和牺牲精神。谢福芸写作的四部中国题材的小说,为她在西方赢得了不少读者,她的知名度甚至超过了她的汉学家爸爸苏慧廉。想必苏慧廉心里也很为这个女儿骄傲。他们当时也许都没有意识到,他们生活过的中国,正经历着一场巨大的变革。而他们作为异乡人,亲眼见证了这段历史。他们的文字和照片,留下了关于那个时代的珍贵记忆,而他们自身,也不自觉融入了历史,成为历史的一部分。这其中暗含着奇妙的缘分。对于谢福芸来说,中国并不只是一个她生活过的亚洲国家那么简单。她出生在这里,最亲近的人都服务过这个国家。她一生来中国六次。在交通并不顺畅的一百年前,这个数量很惊人。中国,是谢福芸的另一个故乡。这四部作品,浸透了她最浓烈的乡愁。

陈洪绶(1598-1652)字章侯,号老莲,明亡后更号老迟,悔迟。晚年为僧,又号僧悔、云门僧等。浙江诸暨人。赋性萧散,以明经不仕,研心书画。笔下人物花鸟远宗龙眠,近师蝶叟,精妙莫名,浑然有太古之风,与北方崔青蚓并称不朽。在晚明变形主义风格盛行的众多作家中,陈洪绶将中国传统文人审美境界推向极致,他也因此被国际上许多学者誉为代表十七世纪出现许多有彻底的个人独特风格艺术家之中的第一人。

9月10日至10月7日,莱溪华宝翁氏家族旧藏绘画展将在上海博物馆展出,展览将呈现翁同龢五世孙翁万戈捐赠上博的三幅珍品,分别为明沈周《临戴文进谢安东山图》轴、清王原祁《杜甫诗意图》轴,以及南宋梁楷《白描道君像图》。这是上海博物馆收藏的翁氏六代家藏书画文物中最为重要的其中三件。

此册为常熟翁氏旧藏,旧签悔迟真迹乃晚清重臣、两朝帝师翁同龢(1830-1904)为笏斋所题。笏斋即翁同龢之兄、翁同书(1810-1865)之孙翁斌孙(18601922)。斌孙字弢夫,号笏斋。光绪三年(1877)年仅十七岁即高中进士,以侍讲衔任翰林院检讨,任功臣馆、国史馆、方略馆、会典馆协修、纂修、总纂、武英殿纂修、内阁侍读,大同知府、冀宁道、直隶提法使,是翁家在清末的最后一位大吏。翁斌孙支持并积极参与变法,加入了强学会。清帝退位后,隐居天津读书自娱。有《湖楚行踪》、《春闱小记》、《笏斋所藏物》、《一笏斋集》等。

2018年12月报道的翁同龢后人翁万戈先后两次向美国波士顿美术馆捐赠180多件古代书画及家藏文物,曾引起国内外广泛关注与争议。

常熟翁氏收藏之风肇自翁心存(1791-1862),至以状元门第、帝师世家著称的翁同龢而达到顶峰。翁同龢身后无有子女,所藏尽数归于同书一枝,此册或为翁同龢亲手赠予侄孙者。斌孙嗣守家风,雅好藏书。至其孙翁万戈氏,延绵六世而文脉不绝,从目前已举办的数次翁氏书画藏品展中,亦可见一斑。

上海博物馆关于此次展览的海报

翁氏一族和陈洪绶缘分不浅:翁心存钟爱陈洪绶,《三处士图》卷即为其所藏;翁同龢也很喜欢陈洪绶的画,在据其作品做成的木刻博古牌后题诗,成为翁氏家传之宝(传承和守望翁万戈先生访谈);至于其六世孙翁万戈先生,更是以研究陈洪绶而蜚声学界,这是否与翁氏家藏多为老莲精品有关?

翁氏家族第六代传承人翁万戈先生,原名翁兴庆,翁同龢五世孙,美籍华人,著名社会活动家、书画鉴藏家。他1918年生于上海,20岁从上海离开赴美留学,之后定居美国,家族的丹青墨宝被珍藏于其居所
莱溪居中。数十年来,他积极致力于向西方推介中国文化,并与上海博物馆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他向上博捐赠的明沈周《临戴文进谢安东山图》轴和清王原祁《杜甫诗意图》轴,以及上海博物馆此前向其征集收购的翁氏家族最重要的书画藏品南宋梁楷《白描道君像图》卷,莱溪居三件绘画旧藏至宝皆归上博珍藏,填补了馆藏相关领域的空白。

是册绢本,工笔设色画,计八开。描绘高士、花鸟、蔬果、山水等题材。无创作年代,从弗迟洪绶、僧悔迟绶悔迟绶等落款看,当为甲申(1644)国变、云门为僧(1646)后所写。作品取意宋元,落墨赋色,精意毫发,高古奇骇,静穆渊深,一扫时史靡丽之习,洵为晚年合作。正如翁同龢在其诗中所称:我于近人画,颇爱陈章侯;衣縚带风色,士女多长头。铁面眼有稜,俨似河朔酋;次者写花鸟,不以院体求;愈拙愈简古,逸气真旁流(《陈洪绶》翁万戈自序)。此册后为邓拓(19121966)先生所得,尾页另有近人唐云(19101993)、周怀民(1907-1996)癸卯(1963)观跋,定为老莲真迹。原装旧裱,品相上佳,至为难能,可堪宝爱。

上博精心筹备了莱溪华宝翁氏家族旧藏绘画展。展览名称,系翁先生斋名及其夫人程华宝女士之名的合成,寓有翁氏家族所珍中华瑰宝之意。

中贸圣佳2012秋季大拍将于下月中旬在北京万豪酒店(东城区建国门南大街7号)举行。届时将推出中国书画、油画、古董珍玩、紫砂等四大门类、九个专场的艺术精品一千五百余件。

上海博物馆原副馆长陈克伦此前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介绍说,2017年3月份,翁万戈先生曾先后来了两封信,表达了他想捐赠这两件画作的意向。当年7月份,陈克伦专程去到美国,一则去庆贺他百岁诞辰,一则也是去进一步落实捐赠事宜。其后,翁万戈捐赠给上海博物馆的两件画作顺利到达馆内,并于2019年1月在上博举办捐赠画作交接仪式。

编辑:江兵

不可不知的翁氏家族

2019年1月,翁同龢后人翁以钧先生代表翁万戈先生将两件翁氏家族重要家藏捐赠给上海博物馆

2018年7月28日,翁万戈在百岁寿辰庆祝会上

常熟翁氏乃江南显赫世家望族。翁同龢是其中最著名的人物。翁同龢父亲翁心存官至体仁阁大学士,曾入值弘德殿行走,授读同治帝。翁同龢乃咸丰六年状元,曾为同治、光绪两朝帝师,官至协办大学士,两入军机,兼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翁同龢的两位兄长翁同书、翁同爵也是官至巡抚。翁同龢侄子翁曾源于同治二年一举夺魁、状元及第,其子翁斌孙十七岁便高中进士。翁家四代之中,父子帝师、叔侄状元、三子公卿、四世翰林,门第鼎盛,蔚为奇观。

翁氏家族所藏中国书画的主体部分来源于翁同龢,其作品质量上乘、大师序列恢弘、保藏状态良好、流传著录清晰,目前主要由上海博物馆、美国波士顿美术馆等著名机构收藏。

不容错过的三件珍品

《白描道君像图》局部,梁楷

《白描道君像图》局部,梁楷

梁楷是南宋人物画大家,李公麟再传弟子。传世作品以中年、晚年居多,以简笔水墨画风格著称于世。代表作《八高僧故事图》、《泼墨仙人图》。白描乃中国画表现手法之一,不用浓墨重彩,只以简单线条勾勒轮廓,讲究线条本身变化。代表人物唐代吴道子、北宋李公麟。现存宋代白描画作寥寥无几。此图为道家经折扉画,清初吴其贞著录时称其为《黄庭经神像图》,是一件著名的传世珍品。画幅左下方款署臣梁楷,历来被视为梁楷早期代表画作。

据悉,梁楷《道君像》,是翁同龢收藏中唯一的重要宋画,也是世上唯一的早年梁楷工笔白描真迹,是翁氏家族最重要的藏品之一。

《临戴文进谢安东山图轴》,沈周

沈周:明四家之一,以诗文书画为事,山水师法黄公望、吴镇,兼善花鸟,吴门名家如文徵明、唐寅等都出其门下。

青绿山水:山水画的一种,用呈色稳固的矿物质石青、石绿作为主色,有大青绿和小青绿之分。大青绿多勾勒,少皴笔,着色浓重,装饰性强;小青绿是在水墨淡彩的基础上薄施青绿。

沈周一生所作山水多为水墨,亦有浅绛,如此轴之大青绿作品,属生平仅见;沈周不常作人物,偶尔见山水中简单的点景人物,如此轴中描绘的人物形象谢安及几名女妓,无论细致程度或是尺寸大小,都属难得一见。

据介绍,此图是沈周传世画作中尺幅较大者。写峰高林密,危磴通幽,乔松曲涧之旁,青山碧岩之下。谢安引白鹿,携名伎徜徉悠游,描绘了东山再起之典故,名士之风跃然缣素。画上有沈周自题:钱塘戴文进谢安东山图,庚子长洲沈周临。后钤启南石田朱文方印。其出处最早可追溯自翁同龢1902年的日记:旧仆李元泛海来谒,话北京事慨然,携书画十余卷李元明日北归,留所携画卷三轴:沈石田巨轴、又《竹堂图》,高房山云山。
李元为翁氏在京时家仆,常为其主于琉璃厂中物色书画名迹。翁氏因戊戌之难被黜离京,前往故里常熟,此画应于此时为其所得。

《杜甫诗意图轴》,王原祁

王原祁:康熙九年进士,官至户部侍郎,以画供奉内廷。擅山水,承继家法,学元四家,以黄公望为宗,弟子颇多,称娄东派。与王时敏、王鉴、王翚合称四王。

杜甫七言律诗《即事》:暮春三月巫峡长,皛皛行云浮日光。雷声忽送千峰雨,花气浑如百和香。黄莺过水翻回去,燕子衔泥湿不妨。飞阁卷帘图画里,虚无只少对潇湘。此图为王原祁在京任职时为同僚所画康熙御书杜诗诗意,因为御赐书法而作,尺幅宏伟,刻意经营,是其难得的巨制。

翁同龢在跋清代王翚《长江万里图》中提到,有人想以重金相易该卷,而他回复说他物皆可,唯此画与麓台巨幅此生未忍弃也。麓台巨幅即指此《杜甫诗意图轴》。

《杜甫诗意画图轴》是王原祁最大的一幅画。纵321.3厘米、横91.7厘米。其全部展开后画心的长度就超过3米,尺幅甚至超过上海博物馆现有的展柜长度。

展览将从9月10日持续至10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