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上个朋友,再等十五分钟就会有另一趟船

原创:木石当我再次面对浩瀚的西江时,江水已由黄色变成了绿色。一道道波痕舒展地扩散出去,轻轻地拍打着对面的小岛,传来细碎的回声。岛上是密密麻麻却笔直的树木,支棱着干枝,在这冬天,显出褐色的暗淡。我眼前的一排茂密的杨柳,随江风缓缓拂动它长长的枝条,如同她的长发在晚风中飘动。刚才在等渡轮过江时,我错过了两班船。第一班是我将近到码头时,看着渡轮离岸远去,它驶入雾蒙蒙的江心。我将自行车放在候船室前面,让候船室的大婶提醒我上船。一个小时骑行二十公里,穿过烟尘弥漫的工业区,我觉得我的肺积累了一层尘土,小腿也有一些绷紧。候船室外面是一片滩涂地,上面有许多圆的坑,不知道是脚印还是洞穴,这斑驳而泥泞的岸让人有苍夷之感。这是冬天江水褪去之后河蚌和河蟹们留下的废弃洞穴吧?来年夏天江水再涨起来的时候,它们还会找回自己原来的洞穴吗?大婶已经忘记叫我登船。在船将要驶离的时候,她向候船室喊叫。我连忙跑出来,看见渡轮正收起它的登船板。大婶于是埋怨我动作慢。我苦笑。大婶长得既圆且壮,她告诉我,再等十五分钟就会有另一趟船。海寿岛西边是鹤山,东边是九江镇。鹤山县城我去过一次,古老的街道,让我想起八十年代。九江到处是杂乱且刺鼻的工厂,几个小区逼仄着到了江边一隅。其实我知道人的生存空间并不需要那么大,只要能够有一双脚的空间,只要能一抬头看见天空,一低头看见大地就够了。这让我想起第一次爬上皂幕山的感觉。往西望去,莽莽苍山,逦迤而来,向东远眺,天高地阔。皂幕山不是最高的山。如果有一天,能够站在昆仑山顶,向南眺望,能看到印度洋波涛汹涌吧?我们能够翻越一座座山,登上昆仑山顶,我们能够穿过一座座城市,一个个村庄,到达大洋岸边,到达大洋的中心。在那里我将发现那一头多年前在书里在梦里与它相遇的抹香鲸。我还要问一问海神波塞冬是不是每一个富于幻想的生命都将误入歧途。一辆摩托艇溅起的水花,让垂在江面的柳枝摆动不止。我被提醒,不要把自行车带入游艇基地,一个年轻人,和我一样年轻,带着黑色的帽子。我爱这片寂静,我爱这排杨柳,爱峭楞的笔直的树枝,也爱海浪的呢喃,但我不能抛弃与我一起的自行车。海寿岛很小,我只用了半个小时就骑着自行车绕岛一周。没有高德地图上说一派田园牧歌风景。我只看到了密密麻麻的建造得高大且漂亮的农村自建房。我以为,没有两三间砖土房,没有一两间鸡舍,没有屋前的几亩稻田,没有一条老黄牛,没有犁没有耙,算不得田园风光。我只看到每家每户窄小的院子前停放着的小汽车。所以我选择骑自行车,在你们变成钢铁与水泥的拥趸的时候,我将反方向而行。我要在堵塞的公路上超越你们,因为它也属于我,我要穿越你们的楼房,你们的城市,你们的灯光,寻找蝶舞与花开。而这一切自然的赐予的美好,却仅仅属于我。再回高明,我看了一下地图,三十公里。又一次穿越十公里长的龙高公路,尘土飞扬。到达高明大桥,我的肺已结了厚厚的一层水泥。我推着车慢慢走上大桥,暮色下的大江安详入睡,偶尔激起的浪是沉睡的鼾声。我的头顶,发电厂两条巨大的烟囱缓缓冒出烟,升向迷蒙的天际。下次,我不再往东,我要往西。我要在西方看见经幡和得到哈达。

约上个朋友,再等十五分钟就会有另一趟船。鹤山古劳和南海九江隔西江相望,江中有两个小岛,属南海。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图片 1
这是其中较大的一座。从这边望去,能清晰看到岛上的树木房舍。登到高处,还能看到上面的池塘农田。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天柱山

每次看到这个岛,脑里总会出现《桃花源记》里“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这句话,总想过去看看这世外桃源般的地方是什么样子的。只是因各种原因,一直未能如愿。

安庆

直到最近,才从朋友处得知,此大岛叫海寿岛,从南海九江有渡船可以过去。

振风塔

于是,趁这个假期,约上个朋友,走起!

发表于 2010-02-21 18:31

大年初六这天,从天柱山下山,下午到达安庆。正好利用天黑前的时间,去体验一下长江轮渡。向一位公交售票员打听清楚,在大南门站下了车,即见长江大堤上“文明渡口”的门洞。旁边买票,人渡票价单程3块。我买了往返,6块。
穿过“文明洞”,走上浮桥登船。看见渡轮的二层上一个人也没有。从铁门钻进一层,好么,摩肩接踵啊!可爱的乘客们大多站着,有的平静,有的说笑,还有人若无其事地抽烟。烟圈散开,向着船舷上狭小的窗户飘去。船舱里光线昏暗,我定睛仔细瞧,有一个半篮球场那么长,装了几百人。地板上许多垃圾,和壁板都显得黏黏糊糊的。船舱里竟然还有摊位,卖小商品或糖葫芦一类的小食和饮料。在这酸馊的空气里,俺是吃不下,也喝不下的。挤一挤,挪蹭到靠窗的位置。
等了一会,汽笛嘟嘟了。铁窗外晴朗的天空下,安庆的大厦和民宅渐渐远去,宽阔的江水波涛澎湃。振风塔屹立岸边,巍然不为所动。我抬头眺望长江大桥,桥上往来车辆不多。大约十一二分钟后,渡轮熄火靠岸。乘客们争相从铁门涌出,抱着孩子,扛起扁担,推上自行车。他们咋就那么急?我本想谦让,却也被后面的人顶出舱来。
长江南岸好风光,农田开阔,绿油油的青菜。老水牛,你好!肺泡里充进泥土的芳香,间或新鲜的鸡屎味。这个小码头叫做“大渡口”,在码头的入口处,排满了等候渡船去江北的乘客,也有几百人。出码头不远,是个土停车场,熙熙攘攘的。停着许多淘汰了的大把、破中巴、三轮摩托。还有不少皮卡,帆布棚下面钉了几条坐人的木板。几分钟的功夫,各色客车都似沙丁鱼罐头一般满员,迅速在田野上散开,跑远。
我独自折回,加入等待上船的人流,准备回江北的城市去。可爱的乘客们,你们让我明白:在我们的时代,能够不在乎烧六块多一升的汽油,欣然接受20元一次的过桥费,惬意地驾驶着私家车驶过长江大桥的中国人,还是少数。大多数同胞,过的是辛苦而真实的生活,在各种场合被管理者和主流话语所忽视。
陌生人,我想你们在这过年的日子里急匆匆地渡江而去,是赶着和亲戚、朋友聚会,是几杯老酒,几句实话;或是急着回到自己简陋的房子、温暖的家庭。

渡船是可以连汽车一起渡过去的,不过,考虑到乡村道路可能不会很宽,而我们可能随时随地要停车拍照,还是骑上摩托方便些,反正路途也不远。

图片 2
从南海九江的海寿码头上了船。上岛不需要买票,离岛才买票。

想起来,这样的渡船快有30年没坐过了。

珠三角水网密布,纵横的河道往往成为陆路交通的障碍。记得小时候,从广州到鹤山,得过三个渡,连人带车坐三次这样的渡轮。不过后来随着各座大桥的兴建,渡轮也就淡出了人们的视野。现在再次登上这样的渡船,真有种怀旧的感觉。

图片 3
途经的另一座小岛——海心沙。
图片 4
十多分钟后,渡船驶近了海寿岛码头。

海寿岛,我来了!

图片 5
从码头上来,是一个十字路口。左右是环岛大堤,中间穿过小岛的一条村道。
图片 6
这是一条名副其实的绿道,村道两旁茂密的榕树遮天蔽日,虽然烈日当空,走入其间,却觉清凉舒适,暑气尽消。
图片 7
租个自行车,在这里慢慢骑行,是件很写意的事。
图片 8
道路两旁是美丽的乡村风光
图片 9
道路两旁是美丽的乡村风光
图片 10
道路两旁是美丽的乡村风光
图片 11
道路两旁是美丽的乡村风光

穿过这条村道,便来到了大堤上。

图片 12
大堤外便是西江,对岸就是鹤山。
图片 13
多年来一直在对岸遥望这小岛,现在是反过来了。
图片 14
图片 15
图片 16 江边的渔船
图片 17 江边的渔船
图片 18
这么大的笼子,不知是用来抓什么鱼的?
图片 19
回头看也很漂亮
图片 20
图片 21
本想沿着大堤先来个环岛,结果走到半路却发现正在修路,走不过去了。

于是调头,朝另一个方向“环去”。

图片 22 随走随停随拍
图片 23 如画般的景色
图片 24 如画般的景色
图片 25 如画般的景色
图片 26 如画般的景色
图片 27 如画般的景色
图片 28 如画般的景色
图片 29
也许因为不是周末吧,环岛大堤路上很少有车经过。
图片 30
图片 31
图片 32
图片 33
图片 34
图片 35
出来本来就比较晚,拍照拍得也忘了时间。两点多了才在江边找个地方吃饭。

岛上江边吃饭的地方不少,村子里面也有,做的应该多是游客的生意,节假日应该会比较热闹吧。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里吃的自然就以河鲜为主。

图片 36
嬉戏中的店家的孩子。江边长大的孩子水性应该很让人放心的吧。
图片 37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回到码头,等船回去。

上岛不需要买票,离岛才买票。

船票票价估计你也想不到,两人带摩托车,用了8元,也就是说单程每人才2元。

想不到当今还有这个票价。

图片 38 登船离岛。
图片 39
来时没留意,回去时才发现渡船本身是个不带动力的驳船,是由这个拖轮推送的。
图片 40
拖轮很潇洒地以驳船中点为圆心,以缆绳为半径画了一个半圆,从驳船的一头靠到另一头,推送的方向就调过来了。
图片 41
拖轮隆隆地推送着渡船前行。

再见海寿岛,我还会再来的:)